<nav id="snpmj"></nav>
    <ruby id="snpmj"></ruby>
    首页 燕窝新闻 燕窝产品 燕窝价格 燕窝做法 燕窝功效 孕妇燕窝 燕窝图片 燕窝视频

    旗下栏目: 国内 印尼 大马 品牌

    出口燕窝背后的劳工泪

    来源:www.chinafysb.com 编辑:燕窝门户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2-09
    摘要:豆腐、豆芽、香肠、炸鸡块这是4名印尼移工上个月某星期天的 丰盛午餐。对他们而言,这已经是难得的享受。 印尼移工桑达丽(Sundari,化名)边吃边向《当今大马》与《Tempo》记者叙

    出口燕窝背后的劳工泪

    豆腐、豆芽、香肠、炸鸡块……这是4名印尼移工上个月某星期天的 “丰盛”午餐。对他们而言,这已经是难得的享受。

    印尼移工桑达丽(Sundari,化名)边吃边向《当今大马》与《Tempo》记者叙述自己在马的经历。

    “我今早起来就未曾吃过东西……公司在星期天不提供早餐。”

    她称,公司早餐每每是白饭配菜,甚至只有饭与饼干,而午餐也相差无几。

    桑达丽一旁的友人德诺(Denok)插上一句“公司虽提供午餐,但经常不足供应170多名员工”,道尽工人的辛酸。

    不知幸运与否,员工的晚餐是自理的。

    4人皆来自三宝垄,即印尼爪哇北部一个海港城市。她们目前在巴生马可兴燕窝企业有限公司(Maxim Birdnest)上班,主要职责是处理燕窝,以出口至中国。

    印尼媒体曝光照片

    出口燕窝背后的劳工泪

    这家公司拥有人名为Albert Tei。他现年29岁,同时掌控多家劳工中介、洗车行、自助式洗衣店。

    翻查其Instagram,可见他在接获“拿督”头衔后的留影,还有与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(Mustafar Ali)的合照。不过,自从印尼媒体刊登一张他站在马可兴燕窝企业前的照片,这个账号即锁了起来。

    眼前4名少女,其中3人有着深深的黑眼圈,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苍老。

    桑达丽抱怨被迫每日工作12甚至16小时,以达致每日清理至少15盏燕巢的目标。

    若无法达标,公司会扣除她们的月薪。她们的月薪从900令吉起,附加每月338令吉的2小时加班费。

    体力不支中途晕倒

    德诺解释,用夹子清理燕窝,程序冗长无聊,往往一盏燕窝需耗超过1小时处理,而每日15盏燕窝的目标令人望而生畏。

    “我两度因体力殆尽而晕倒。”

    她们与公司签订的合约写明,每周工作6天,每日工时为8小时,有额外2小时受薪加班。

    不过,她们四人异口同声指出,马可兴燕窝企业动辄擅自克扣员工薪金。

    其中,德诺说,一名员工申请病假一天,会扣薪50令吉,而公司不付医药费。

    她续称,尽管经常加班,员工却无法领取338令吉加班费。不仅如此,公司还会强制扣除200令吉薪水,作为简单餐饮的代价。

    若这不算糟糕,公司还以“缴税”之名,从月薪扣除108令吉。

    按照德诺的说法,印尼员工有时每月仅获原定月薪的一半。

    数名员工出示的薪水单,证实这项说法。一名员工应得薪金为1228令吉,实际所得却少于200令吉。

    劳工组织:奴隶制

    根据1995年雇佣法令,雇主每月扣除的薪金数额,不可超过员工月薪的50%。

    印尼移民关怀组织的大马代表Alex Ong形容,这是现代奴隶制。

    “以工时与薪金来看,这犹如奴隶制。”

    印尼驻马使馆负责劳工事务的参赞慕斯达法(Mustafa Kamal)认为,马可兴燕窝企业的工时过长,更违反马来西亚劳工法令。

    他在印尼使馆受访时指出,去年6月起,大马政府将最低薪设定为1000令吉,而马可兴燕窝企业却只给900令吉最低薪。

    “纵使他们起初签订的合约为900令吉,公司现在也须按照法律,提高至1000令吉。”

    事件主角一一反驳

    无论如何,Albert Tei否认违反任何劳工法,坚持他是按照合约付薪。

    今年2月的一个深夜,他在巴生工厂受访时说,在最低薪金制生效后,任何新受雇的员工皆会获得1000令吉月薪。

    他也驳斥员工“被迫”每日工作逾10小时。

    “我们有两个班。早班和晚班。有时候员工自己申请延长工时,以达到目标,赚取额外薪金。”

    不过,以一名去年7月开始上班的员工薪水单看来,尽管法定最低薪已调至1000令吉,但其薪水却只有900令吉。

    以“孩子”形容员工

    记者追问Albert Tei,一些员工宣称实际只收到200令吉薪水,艾伯特戴则反说,这名员工多天没来上班。

    他也不承认公司向员工提供的饮食不堪,撂下一句“我们也给他们吃鸡肉”,更对德诺宣称体力不支晕眩一说一笑置之,仅说“没这回事”。

    Albert Tei与助理还带着记者巡视马可兴燕窝企业工厂。他一再以“我们的孩子们”(anak-anak)称呼旗下员工,称工厂为他们提供最佳设施。

    他们指出,工厂有冷气宿舍、洗衣间、厨房、穆斯林祈祷室,甚至有唱K设备的娱乐厅。

    “你可以自己看。我们的设施齐全,这是一家大公司。”

    无论如何,他禁止记者拍摄。

    他们如何来到这?

    多数马可兴燕窝企业的员工由PT Sofia Sukses Sejati公司招聘,那是一家在印尼三宝垄的劳工中介公司。

    根据桑达丽及德诺,该劳工中介公司与他们的中学有合作关系,以聘请毕业生,并承诺给予他们在马工作的两年合约。

    Albert Tei承认,他支付每名员工招聘费2400令吉给PT Sofia 中介公司,接着再从每名员工的薪水扣除1800令吉,这以每月薪水扣除300令吉方式进行,为期6个月。

    “我不知道支付2400令吉费用的用途是什么,但很明显的是,我们替员工承担了600令吉。”

    从表面上来看,这些员工被招聘与安排来马工作的程序似乎没问题。

    但他们原应在Kiss Produce Food Trading公司工作,后却被安排和马可兴燕窝企业签署工作合约。这两家公司的地址一样。

    我们夜访马可兴燕窝企业工厂时,Albert Tei在一间冷气宿舍,召集20名员工。

    员工想家不敢回?

    当Albert Tei询问他们时,他们的回答一致,即声称此处待遇甚好,且工作愉快。

    Albert Tei邀请记者访问这些员工,记者以爪哇语询问工作情况时,他们起初有说有笑,但接着承认,他们想要回家。

    但其中一人声称,他们害怕一旦和PT Sofia中介公司毁约,须支付???。

    根据工作合约,任何员工在两年合约未满前返回印尼,须支付1100万印尼盾(约3600令吉)???。合约中也有一条款允许中介公司扣押员工家属的资产,以索回??疃?。

    不过,印尼劳工安置和?;の被岣敝飨鹿═eguh Hendro Cahyono)表示,任何的劳工合约皆无条款允许中介公司扣押员工家人的资产。

    德果也质疑,为何马可兴燕窝企业支付给PT Sofia中介公司的费用,必须从员工的薪水中扣除。

    “印尼及大马政府都禁止雇主随意扣除员工薪水,除非作为缴税费用或???。”

    PT Sofia中介公司的员工受访时表示,该公司董事温迪(Windi Hiqma Ardian)目前身在麦加朝圣,无法回应。

    温迪助理马阳(Mayang)说,员工前往大马工作前,已认同一切扣薪条款。

    她也确认,若员工在合约届满前返回印尼,须缴???。

    “若一名员工逃跑而我们无法找到他,我们会找他的家人。当员工签署工作合约时,他们的家属也会在场。”

    改善员工工作环境

    在记者拜访马可兴燕窝企业的两天后,该公司总经理Grace Tan与员工签署两份谅解备忘录(MOU)。

    第一份谅解备忘录从本月起生效,即所有员工将获得最低薪金1000令吉,两小时加班费也提升至375令吉。

    备忘录也宣布,员工将获8天的年假;有薪病假从5天调至14天。

    有意延长合约超过两年的员工,月薪将调涨200令吉,人头税由公司承担。

    第二份谅解备忘录则是有关修改请假程序。备忘录也阐明,一旦有员工昏倒,公司将负责载送员工至诊所。

    无论如何,对桑达丽及德诺来说,这些新献议未改他们回家的决心。

    “我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吃我妈煮的食物。”

    天天街机炸金花